快捷搜索:  test  as  search.php  !--  set|set  test aNd 8=8  set|set&set  WEB-INF/web.xml

难忘的往事作文三篇

难忘的旧事作文(一)

在我的脑海里,有许许多多如繁星一样多的工作,虽然有的事已被光阴冲淡,可有一件事,不停触动这我那幼小的心灵…

记得就在小学,我正在语文考试,望见师长教师用红笔在讲台上批改着其他班的功课,我咬着笔不禁想到:“假如我也有一只红笔该有多好啊!”想着这些,也让我遐想到我拥有红笔时的无比光荣。

下课了,响亮的铃声突破了我想象的思维。于是,我立即把试卷交给师长教师,顺便看下课程表下节课是什么课。

真是出人料想,下节课照样语文课,这让我有了偷红笔的动机,我立即计划然后实施了“偷条记划”,我先拿了本语文书,然后走到讲台跟前,东看看,西看看,确认没人盯着我时,我立即用语文书夹着红笔连同书带着回座位。

随即,上课铃又响了,我暗自荣耀自己拥有一身武艺敏捷的特点。

师长教师来了,她发明自己的红笔不见了,忙问我们有没有谁拿了,我不禁出了一身冷汗,可同砚们都摇着头,平举双手,显示出无奈的动作。

不过值得欣慰的是师长教师没再理这件事了,照常上课,当我和同砚们站起来跟师长教师问好时,我认为我的声音多了几份忸捏。

我不停熬到下课,我走出课堂,靠着栏杆想着:“怎么办,该怎么办呢?”我昂首看着一棵异常强盛年夜的树,柔柔的轻风向我吹来,它像是向我劝说:“你是一个好孩子,不应该做坏工作,快去把还给师长教师吧”随即,它抚摩下我的头,就飘走了。

我听了这如天使般轻风的话,拿着红笔来到了师长教师的办公室,把红笔还给了师长教师,然后对师长教师说:“对不起,师长教师,是我拿了你的红……”“不要紧,乖孩子,你知错能改便是个好孩子了,来,拿着红笔,这支笔今后就归你的了”我冲动的流下了眼泪,这一刻,就留下了我们师生美好的回忆……

难忘的旧事作文(二)

童年的碎片星星点点的飘在空中,此中的一些可能早已被韶光的泉水冲洗过,已经淡化了,可是我要用我的心和笔来从新组合这些碎片……

记得在我上三年级的某一天,我包里揣着100元钱走在毂击肩摩的城市——厦门的大年夜街上,正筹备去买我心仪已久的直升飞机,那里海水淡淡的蓝,蓝色的天空映着白色的云朵,在太阳的照耀下全部城市都似乎是为我的心情而订做的。

就在我正要过马路的时刻,一个低沉的声音朝我传来,这声音有点哀伤的感到,也有一点挣扎的感到。我朝那地方看了看,那是一个正躺在地上的快奄奄一息的老年汉子,他的嘴唇已发紫,眼睛中射出一种对生的愿望,那眼神直射进我心里,让人心坎受着绞痛。他可能必要一瓶甘甜的冰水来解渴,这样应该可以挽回他一命。可是在这繁华的大年夜街上,去为一个托钵人买水喝,显然是不可的!我用力捏紧拳头,头上冒出了汗,烈日无情的烤着大年夜地,街上的每小我都做足了自己的“设置设备摆设”,可他却暴晒在烈日下!

我的心灵城墙已经风雨飘摇,善良的心灵让我受着绞痛,不绝的敲打着我的心坎,此时,我的心中升起一个无比邪恶的动机,那便是——回避!

我只有回避他,回避他那纯净的眼神——“处分之眼”,这眼神会使刚强无比的人流下眼泪,可使拥有铁石心肠的人的心变得柔嫩!

我回避了我的心坎,回避了他的苦楚,也回避了我的苦楚,但这只是短暂的……

每当我想起这件事,我就会想他是逝世是生。可能他还活着,也可能他逝世了!但不管怎么样,我都回避了,他的眼神至今都在处分我,那滋味——比捅我一千刀还要难熬惆怅!

童年是欢快的,是有趣的,但这件旧事却让我快乐的童年同时也充溢了遗憾!

难忘的旧事作文(三)

我经历过的事像天上的星星数也数不清。大年夜多已忘得一干二净了,但有一件事在我心里深深地扎了根。

那件事发生在一节语文课上。我感觉陈师长教师讲课讲得津津有味,没有留意我。于是,身不由己地从抽屉里拿出温度计,垂头玩了起来。正当我玩得忘乎以是时,“卢亚真子,请你回答这个问题!”陈师长教师响亮地叫道。立时,我心头一慌,渐渐地抬开端,只见陈师长教师的眼睛瞪着卢亚真子。同时,一道严峻的眼光落在我的身上,彷佛在说:“上课时不能做小动作呀!”我顿时把温度计放进抽屉里,拿起书假装卖力的样子,心里难为情地想:“这是上课光阴,我真不应该玩呀!”没过多久,我的全部脑筋里都是想着那支温度计,根本没法卖力听课,师长教师讲什么我一句也听不进去。终于,我又不由自立地拿出它玩了起来。“丁零零……”清脆的下课铃响了。“陈海广,你过来一下!”陈师长教师笑微微地说。我其实不明白师长教师的意思,还以为向我要什么器械或让我干什么。我来到陈师长教师眼前,陈先一生和地说:“你上课玩什么器械?拿给我看看。行吗?”我胆战心惊,慢吞吞地走下讲台。那时刻,我真盼望地上有条缝隙,恨不得顿时钻进去。但这是弗成能的!我回到座位拿起温度计,从速回到陈师长教师眼前。

陈师长教师接过温度计,垂头玩弄了几下,又昂首望着我,脸上的笑脸一会儿整个消掉了,我垂头做好了筹备,等待着一场狂风雨的光降。没想到陈师长教师没品评我,反而苦口婆心地说:“上课弗成以做小动作,要做进修的主人。光阴就像河中水,只能流去不能回,我信托你会改正的。对吧?”我昂首望着师长教师充溢盼望的眼光,重重地点了点头。这件事虽然以前好久了,然则我却影象如昨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